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【仙侠魔踪】第七集/第二回:计诱公主
【仙侠魔踪】第七集/第二回:计诱公主

【仙侠魔踪】第七集/第二回:计诱公主

武延秀见是安乐公主驾到,一把兴致登时化为乌有,急忙之间,便要拔出阳-
具,却没料到,竟被彤霞紧紧挤压住,使他动弹不得。武延秀大急起来,说道:
-「公主快进来了,给她看见如何是好!」
-
-  彤霞道:「你刚才不是说让她知道又何妨,因何现在害怕成这样子?」话后-
嘴角隐隐露出一个笑容。
--
  其实裹儿才进入大门,彤霞便已知晓了。而她一连多日把武延秀留在府中,-
却是她和辛钘的刻意安排,便是要将裹儿引来这里,接着由辛钘出马,务要把这-
个刁蛮公主臣服于胯下,主要原因,就是趁机接近她们母女二人。-
-
  裹儿领着几名公主府的人,怒气冲冲的来到上官婉儿寝室。府内众下人向知
-裹儿的厉害,又怎敢上前拦阻,全都垂首低目,乖乖的退在一旁。裹儿正要推门
-而入,突然想起一件事,当即停手回头,说道:「你们给我全退到外厅,好好守-
在外面,没我吩咐,谁都不准进来。」俗语有云,宁可让人知,莫要让人见。武-
延秀毕竟是她未来的丈夫,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儿,岂能给下人看去。-

-  待得众人退去,裹儿才推开房门,一望之下,当场柳眉一聚,勃然变色,只
-见二人女上男下,赤身露体,岂有不发作之理,戟指骂道:「好啊!你们这对狗
-男女,竟敢……竟敢……」一口怒气,立时喘不过来。-
-
  彤霞微微一笑:「公主妳又何须气恼,咱们三人的事,又不是首次。」一面
-说话,一面撑起身躯,阳具从阴阜跳脱而出,还挑出一阵花露,落在武延秀的肚
-皮上。
-
-  裹儿看见,更是怒不可遏,一对美目瞪得又圆又大,狠狠的盯着眼前那根肉
-棒,骂道:「武延秀,你这个混帐东西,可对得起我!」
-
-  武延秀不觉呀然一惊,心知这个刁蛮公主动怒起来,实不是好玩的,当即胁
-肩谄笑,说道:「裹儿妳先息怒,我不去见妳也是为大家好,妳我还没拜堂就见-
面,确实大大的不吉利。可恨的是,自己就是无法定下心来,要我在外觅柳寻花,-
自问又对妳不起!既然不能去见妳,只得强自死忍。这段日子里,实在叫人憋得-
辛苦!最后想起妳和婉儿友好,大家亦曾一起耍子儿,忍无可忍下,才会来这里。
-你若然要怪,便怪我下面这行没长进家伙。」-
-
  裹儿怒气未息:「傻子才相信你的鬼话!好,你懂得风流快活,难道我就不-
懂,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。」-

-  武延秀心想:「妳这个丫头有什么做不出,宫里宫外,养着十几个男人,镇
-日价酒池肉林,朝夕淫乐,妳说我不知么!我这个驸马爷,说一句不好听,还不
-是一头没嘴乌龟,莫说是出声,便连闷气也不敢嘘一口!」-

-  彤霞披了一件蝉纱轻衣,缓缓走到裹儿跟前,挽着她的手,低声在她耳边道:-
「公主,秀郎这样做,确实有他道理,公主若要怪罪下来,就怪婉儿好了,这都-
是婉儿不好,没有体会公主的心情。这样吧,婉儿愿意将功赎罪,把我一个宠儿-
送与公主乐一回,请加原宥,不知公主意下如何?」
-
-  裹儿撇嘴一笑:「妳是说那些崔家兄弟?我看不必了,夺人所爱,这种事情
-我做不出来。」这句指桑骂槐的尖酸话儿,明着是有意说给她听。-
-
  彤霞也不生气,淡淡的笑了一下,道:「公主误会了,倒不是他们兄弟四人,
-是我刚表荐为殿中少监的年轻人,若论长相美貌,实不下妳的秀郎,加上那话儿-
如驴物一般,且耐力过人,能久战不泄,公主若不相信,我今日便遣他到妳公主
-府中,大可试他一试。」
-
-  裹儿听得怦然心动,怔怔的望了彤霞一会,微微笑道:「听妳这样说,瞧来-
妳早就尝过甜头了。」彤霞并不答话,只是轻轻笑了一下。裹儿问道:「他的人-
呢,叫什么名字。」
--
  彤霞说道:「此人现正在我府中,他姓杨,名峭天。」-

-  裹儿听得名字,低头沉思:「杨峭天,我好像听过这名字。」
--
  彤霞点了点头,道:「他正是关中杨门的少门主,据我所知,武三思曾和他
-有过些许嫌隙,后来不知为了何事,二人竟风休冰解。」
--
  裹儿双眼突然圆瞪起来:「啊!原来是他,武三思也曾和我说过此人,听说
-他年纪轻轻,武功却厉害得吓人,数十个官兵,一下子便给他全部摆平。这样的
-人物,确实非见不可。婉儿,快快传他进来,让本公主见一下。」
--
  彤霞暗地一笑,说道:「是,请公主先行就坐,婉儿马上传召。」话落,轻
-轻拉动床榻旁的银铃,一个侍女走进寝室听候吩咐,彤霞道:「妳立即到东厢通-
知杨少监,着他马上来这里。」-

-  武延秀早已披上衣服,站在裹儿身旁,听见二人的说话,不由涌起一阵醋意,
-心想:「原来那个男人早就在府中,可真大大的不妙,要是给裹儿看上了,我头-
上岂不又多了一块绿头巾!」他心中虽有万个不满,又不敢开声劝阻。
-
-  过了一会,寝室门忽然大开,只见刚才的侍女走了进来,躬身道:「杨少监-
已在外面候见。」
-
-  彤霞点了点头:「马上叫他进来。」
-
-  但见辛钘大步而入,直趋彤霞身前行礼:「下官拜见娘娘。」
--
  彤霞微微一笑:「不用多礼,快来见过安乐公主和驸马爷。」
-
-  辛钘佯作一呆,忙向裹儿双手一揖:「微臣杨峭天拜见公主殿下,拜见驸马-
爷!」适才辛钘进入寝室,裹儿一见之下,早已眼狂心热,惹动心猿,暗暗赞许
-不已,现在近前一见,更觉他英俊不凡,一团热火直涌上心头。
--
  便在辛钘见礼完毕,裹儿正待开声,怎料站在身旁的武延秀却抢先骂道:
-「你胆子好大,看见公主竟敢不下跪!」
--
  裹儿一听,说道:「不用跪拜了。」回头瞪了武延秀一眼,气他多管闲事。-
-
  武延秀抹了一鼻子灰,满肚火又不敢发作,只得鼓腮瞪目,站在一旁。
-
-  辛钘和彤霞看见,心中窃笑。辛钘问道:「公主、娘娘召见微臣,不知有什
-么吩咐?」辛钘进入皇宫已有一个月,在这段期间,虽曾见过安乐公主多次,但-
每次见面,都是相隔甚远,终究看不真切,今日见着,也不由让辛钘暗赞一声。
--
  他确没想到,这个臭名远播的淫女,竟然长得如此俊俏,粉脸桃腮,双瞳翦
-水,生就一副秀丽清纯的模样,实是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。若非早就知晓她的为
-人,真个让人万万不敢相信,眼前这个美人儿,却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娃!
-
-  只见裹儿慢慢站起身来,说道:「我听娘娘说,说你是个了不起的男人,果
-然没有说错。今日我叫你前来,确实是有一件事要你帮忙。」
--
  辛钘道:「公主尽管吩咐,微臣必定全力以赴。」-

-  裹儿嘴角绽出一个微笑:「不论多为难的事,你都愿意去做,是吗?」
-
-  辛钘听她这样说,自当了然于胸,暗道:「妳这个臭皮娘,终于堕入我的罗
-网了。好!老子今趟誓要将妳弄得贴贴服服,方知我的厉害。这一切都是妳自作
-自受,可不要怪我。」当下颔首道:「公主吩咐就是。」
--
  裹儿点了点头,说道:「很好!」忽地脸容一变,回头瞪着武延秀,戟指道:
-「皇上刚敕封他为驸马爷,还没拜堂,他便偷偷躲在这儿和娘娘风流快活,你道
-是不是要惩办他?」-

-  辛钘险些要笑了出来,却假装吃了一惊:「这个,这个……」
-
-  裹儿道:「什么这个那个?他敢做出这种事,难道他不应该领罪吗?」-
-
  辛钘说道:「驸马爷虽然有点不是,但这事儿又怎好宣扬出去呢,倘若事情
-弄大了,恐怕有损皇家的体面,还望公主三思。」
--
  裹儿道:「你说得倒不错,但本公主就是气不过来。好吧,死罪可免,活罪
-难逃,我若不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他还道我好欺负。现在我命你当着他面前和-
我快活,要他做只大乌龟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!」-
-
  武延秀听见,脸上登时青一阵,白一阵,连忙道:「公主妳……」
--
  裹儿喝道:「你给我闭嘴,我若把此事与父皇说,你便有十个脑袋都砍掉,
-这个只是小惩大诫,已经便宜你了。」-

-  辛钘暗自一笑:「真没想到,这个小淫娃倒有点头脑,偷汉竟能摆出大条道
-理来,当真有趣得紧!」心里虽然这样想,口里却道:「渎犯公主,乃罪在不赦-
的死罪,微臣实在不敢。」-

-  裹儿笑道:「好呀,你和娘娘的事我早已得知,难道渎犯娘娘就不是死罪吗?-
总言之今日的事,便只有咱们四人知道,更不会怪罪于你。」只见裹儿口里说着,
-人已走到辛钘身前,玉手往下一探,已隔着裤子握住他的玉龙,触手之处,果然-
放着一根庞然大物,芳心不禁怦怦乱跳,暗地叫好。
--
  辛钘那会想到她这么大胆,不禁一怔:「公……公主……」-

-  裹儿抬起螓首,牢牢盯着他道:「娘娘没有说错,你的本钱果真不小!来吧,
-抱我到床榻去。」
-
-  辛钘摆出一脸难色,说道:「微臣确有难言之处,恐怕会恼犯公主。」
-
-  裹儿微微一笑:「我早已说过不会怪罪你,还有什么难言之处?」-

-  辛钘道:「微臣有一个坏习惯,每当兴奋之时,便会常性尽失,做出很多傲-
慢无礼,举动粗暴的事情来,届时必定触怒公主,这又如何使得。」-

-  裹儿听后,不由掩嘴一笑:「我还道你害怕什么,干这回事若没半点粗暴,-
哪有什么趣味可言。好吧,我向你保证,你爱怎样便怎样好了,本公主绝不会食-
言怪罪,这样你可以放心吧。」
--
  辛钘道:「公主既然这样说,微臣只好顺旨,倘有什么失态冒犯,言行粗暴,
-还望公主不要见怪。」裹儿送他一个微笑,轻轻点头应允。辛钘一望其余二人,-
但见彤霞嘴角含笑,正缓步走向武延秀,而那个驸马爷,却铁青着脸,瞪圆双目,-
正狠狠的和辛钘对望。辛钘暗道:「你瞪着我干么!这是你老婆提出的,怪得了-
谁!」
--
  裹儿虽然年纪轻轻,却是沙场老将,玩过的男人数不胜数,她自从和武延秀
-搭上了,只道世上再难有人比得上他,不想今日遇见了辛钘,方知天外有天。只-
见她把娇躯紧紧贴在辛钘身上,右手始终握着玉龙不放,着力把玩。-
-
  辛钘存心展示本钱,暗运真气,巨龙立时冲天而起,犹如一根火棒似的,炙
-热粗长。裹儿握在手里,兀自吃了一惊,抬起头怔怔望着他,愕然道:「你这…-
…这东西怎地如此粗大,好不吓人!」
-
-  彤霞在旁听见,笑道:「公主,婉儿没有说错吧,他的本事还多着呢!」-
-
  辛钘伸出左手,拦腰将她抱住,说道:「公主长得天仙化人,实在教人好不
-动兴,巴不得一口将你吞进肚子去。」
-
-  武延秀听了辛钘的说话,不由火冒三丈,喝骂道:「好大的胆子,在公主跟-
前,竟敢不三不四的乱说……」-

-  一语未毕,裹儿已经发作:「本公主就是爱听,与你何干!」-

-  裹儿这句说话倒不是假,和她有过一腿的男人虽多,但都是些謏才之辈,只-
懂奉命唯谨,谨慎从事,唯恐一言一行会得罪她。如此诸多忌惮,畏首畏尾,干-
起事来自然情趣大减。她之所以喜欢武延秀,也因为他作风大胆,言行无忌,不-
同那些只懂得奉承,办起事来却畏葸不前的面首。
--
  辛钘见她喝斥回去,淘气心顿起,面露得意之色,朝武延秀瞧了一眼,立时
-把他气得鼻头出火,拧眉瞪眼,若非顾忌这个金枝玉叶,肯定扑上前来和辛钘放
-对。-

-  彤霞在旁瞧在眼里,便向辛钘递个眼色,意是叫他不可太过分。为了缓和二
-人的气氛,彤霞移到武延秀身前,双手徐徐围上他腰肢,抬头轻声道:「秀郎你-
也不用气恼,在你身边不是还有婉儿么!来吧,亲一亲婉儿好吗?」
-
-  武延秀看着她那冶容婉丽的脸孔,一团怒火立即消了一半,当即低下头来吻-
着她小嘴,唇舌缱绻,只消片刻工夫,二人已打得火一般热。-

-  另一边厢,只见裹儿犹如蚂蝗见血,双手把住玉龙就是不肯放手,弄得甚是
-起劲:「你这里变得越来越大了,这样大的东西,本公主还是首次碰见,快些把
-裤子脱下来,让我看一看。」-
-
  辛钘心里骂道:「当真是人不可貌相,看她外表清秀漂亮,却生就满身淫骨。-
外间传言果然没错,确切不移,的是个小淫娃。今日遇着我,算是妳走霉运,若-
不好好整治妳一番,如何对得住天下的男人。」当下笑道:「公主妳不用心急,-
咱们慢慢来,总会有得妳乐的。」-
-
  只见辛钘突然手上使力,粗暴地将她别转了身子,胸背相贴,双手穿过她腋-
窝,绕到前面来,一手一个握住她双乳,隔着衣衫恣情把玩,而一张嘴巴,却舔-
着她耳背,害得裹儿浑身阵阵酥麻,险些站不住脚。
-
-  其时贵族女姓多以纱罗为衣,低胸设计而不穿内衣,以展示乳沟为时尚。这-
时给辛钘一轮搓揉,两个乳房那堪挤压,实时便要从衣里跳脱而出。-

-  裹儿何曾受过这样粗鲁的对待,不禁嗯呀一声,忽觉一只手从胸口伸进衣服-
内,一个圆滚滚的乳房,着着实实的全然落入他手中,只觉他每下搓弄,力度却-
大得吓人,使人隐隐作痛,裹儿终于忍受不住,不由脱口而出:「啊!不要这样
-用力,会痛……」
-
-  辛钘存心作弄,自不去理睬她,且把那颗乳头夹在指缝中,着力折磨,口里
-说道:「公主这对奶子真个又圆又大,把玩起来特别有趣。」说话之际,抓住乳-
房一个揪扯,整个浑圆立时跳了出来,搁在衣服外,更显圆润硕大。辛钘将眼一-
看,但见樱桃红绽,衬托着雪一般的乳肉,果真粉嫩诱人,教人为之垂涎。辛钘-
暗叫一声好,拇食二指夹着那伙樱桃,大肆捻揉起来。-

-  裹儿给他这般一弄,实时小嘴圆张,双眼如丝,气咻咻的只顾着喘气,露出-
一副娇袅不胜的模样。-
-
  辛钘见她这副陶醉之色,亦大为心动,另一只手同时探到她胯间,扣抓住要
-害,着力挤揉,说道:「公主妳看,驸马爷正在瞧着,见住自己的女人被男人淫-
玩,实在挺难受的啊!」
--
  裹儿听见,美目轻轻一移,却见武延秀和彤霞正搂作一团,亲热非常,而彤
-霞的玉手却落在他身下,握住肉棒正套得起劲,饶是这样,武延秀仍是瞪大一对-
眼睛,瞬也不瞬的望将过来,兀自看得津津有味。裹儿看见二人如此亲热,一股
-忌恨之意,更是难以压抑,便即扭头往后,瞧着辛钘道:「不用理会他,他既然
-喜欢和婉儿亲热,便由他好了!你也来亲我,今日你就狠狠的在他面前玩我,用
-你的大阳具奸淫我。」这句说话如此露骨,自然是说给武延秀听。-

-  辛钘会心一笑,低下头便吻上她小嘴,双手依然没有停下来,不住挑逗她的-
热情。-

-  裹儿反手到后,把玉龙紧紧握在手中,套个急劲。二人便这样站着,你狂我-
痴,弄得不亦乐乎。
--
  辛钘一面吻着,一面去脱她的衣服。裹儿从容相就,任他为所欲为,一会子-
工夫,辛钘已将裹儿脱得精光,遍体丝缕全无,一具凹凸有致,异常迷人的雪躯,
-白生生的裸露在众人眼前。-

-  裹儿蓦地回过身子,伸手去扯辛钘的腰带,却被辛钘出手拦住,笑道:「公
-主无须猴急,微臣有个玩意儿想和公主乐一乐。」接着弯下身子,张口含住她一
-颗乳头。裹儿栗栗一战,一阵美意,立时迸散全身。
-
-  只见辛钘一手围住他纤腰,免她乏力软倒下来,一手伸到她胯间,双指合并,
-听得「滋」的一声,两根指头直闯了进去。-
-
  裹儿上下受袭,遍身扑速速乱跳,不觉骨软觔麻,便如雪狮子向火,霎时间-
酥了半边。辛钘一招得势,曲着指头,使出那门双指神功,着力挖掘。
--
  岂料辛钘才掘了几下,裹儿已然忍受不住,双手牢牢攀住辛钘的身躯,嘴里-
嘤咛大作,双脚早已颤抖个不停。辛钘使出这一手,一来是童心大起,二是先让
-她尝个甜头,自然加多几把劲。
--
  裹儿给他连番疾捣,如何抵挡得住,数十下过去,已闻得花穴「咕咕」作响,-
水声泙湃。裹儿何曾尝过这滋味,只觉辛钘每一抠掘,便如抠心挖肝似的,难过-
到极点,终于忍无可忍,颤声求饶起来:「啊!不行了……求你不要动,快……
-快停手……」-
-
  辛钘怎肯半途而废,自不去睬她,反而加重手上工夫。裹儿紧攀住辛钘,口
-里「啊啊」连声,终于几个强烈的抽搐,一股水儿突然狂喷而出,一阵接住一阵,-
毫不间断,直浇在地毡上。
-
-  裹儿泄得全身发软,还好给辛钘搂住,要不肯定坐倒下来。
--
  辛钘见她水量极多,比之彤霞还要厉害,不由大乐,笑道:「人人都说女人
-是水做的,果然一点不假,公主妳自己看看,便是撒尿,恐怕也没这么多呢!」
--
  武延秀刚才听得裹儿的叫声,一看之下,当场给眼前的奇景吓呆,张着嘴巴,-
一时竟说不出声来。他素知裹儿水量充沛,却没料到会如此厉害,若非今日亲眼
-看见,确不敢相信这个事实。
-
-  而彤霞看见辛钘使出这一手,自然心中得意,凑头到武延秀耳边,轻声说道:
-「秀郎,瞧来公主挺快活呢,你也来帮我弄一弄,好吗?」-
-
  武廷秀听见,不禁大皱眉头:「但我……我不晓得这个。」
--
  彤霞微笑道:「不懂又打什么紧,你我依样画葫芦,试试又何妨。」
-
-  武延秀向来心高气傲,当下摇了摇头:「一味模仿,只会被这小子看轻,我
-才不干这种事。」
--
  彤霞见说,只是一笑,说道:「好吧,既然你不想,咱们便做咱们的。」接-
着跪到他身前,提起他的肉棒,小嘴一张,便纳入口中。
--
第七集二回完